<sub id="bp1dn"></sub>

    <track id="bp1dn"></track>

    <th id="bp1dn"><meter id="bp1dn"></meter></th>

    <sub id="bp1dn"><meter id="bp1dn"><cite id="bp1dn"></cite></meter></sub>

      <menuitem id="bp1dn"><th id="bp1dn"><delect id="bp1dn"></delect></th></menuitem>
      <var id="bp1dn"></var>

      16家P2P與控股上市公司進入“分手季”?

      2017-05-31 09:17 來源:新浪綜合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夏日炎炎,馬上又有一大批高中生要奔赴高考的戰場,而網貸平臺也將迎來他們的“高考”,距整改過渡期結束僅剩90天,銀行存管成了網貸平臺的頭等大事。

      1496193445622462.jpg

      2016年8月24日出臺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中明確要求,“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應當實行自身資金與出借人和借款人資金的隔離管理,選擇出符合條件的銀行業金融機構,作為出借人與借款人的資金存管機構”,并給出一年的過渡期。

      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數據,截至2017年5月17日,共有396家正常運營平臺宣布與銀行簽訂直接存管協議,約占同期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總數量的17.89%。

      據野馬財經不完全統計,由A股上市公司控股的網貸平臺共有33家,其中有16家還未上線P2P存管,詳見下圖:

      1496198743382306.jpg

      網貸或成雞肋布局?

      “雖然我們還沒上線存管,但是目前已經在對接了”,熊貓金庫的一名工作人員對野馬財經如此說道。

      熊貓金庫是上市公司熊貓金控(23.570, -0.01, -0.04%)在網貸領域的兩大布局之一,在2016年3月上線,截止2016年年末,累計注冊人數超73萬,全年平臺成交量約50億元人民幣,虧損約為968萬元。

      “一般新平臺都很難盈利,雖然熊貓金庫在財務數據上暫時拖了其母公司的后腿,但是其一年成交額近50億,潛力很大,所以熊貓金庫肯定不會放棄存管,但其他平臺就不好說了。”金融從業人士王雨對野馬財經表示。

      像熊貓金庫這樣和時間賽跑的平臺并不在少數。

      A股上市公司諾德股份(12.630, -0.24, -1.86%)控股的壹佰金融,近期也在其官網披露了銀行存管的進程。諾德股份2016年年報顯示,諾德股份在2016年扣非凈利潤約為374萬,其中壹佰金融虧損約1212萬,也拖了諾德股份的后腿,不過與熊貓金庫不同的是,壹佰金融運營近兩年成交額不足37億,且上線銀行存管會進一步增加壹佰金融的運營成本,如果未來壹佰金融業績不能做出突破性成長,恐怕會將成為雞肋般的存在。

      “如果子公司營收或凈利潤在上市公司財務數據中占比過小,一般上市公司不會在財報進行披露”,一位股民野馬財經表示。

      而據野馬財經不完全統計,在目前未上線銀行存管的16家上市公司控股的網貸平臺中,未在2016年年報中披露數據的平臺為9家,而披露數據的7家平臺中,凈利潤為負的有3家,其中東方金鈺(11.030, 0.00, 0.00%)的虧損高達4143萬。

      或許在很多上市公司心中,網貸已經成為雞肋業務。

      銀行存管為何難?

      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銀行因為網貸“高危”的特性,而不愿意為其提供存管服務。PPmoney的工作人員對野馬財經表示,PPmoney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跟中信銀行(6.180, -0.02, -0.32%)、民生銀行(8.010, -0.10, -1.23%)等一些銀行進行了深入的接觸和溝通,但由于2015年銀行存管市場尚不成熟,監管政策尚未完全明確要求銀行存管,導致多數銀行自身還在觀望,很難取得實質性進展。

      2017年2月22日,銀監會印發《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下文簡稱《存管指引》),網貸平臺對接銀行存管的速度有所提升,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曾對野馬財經表示,明確了銀行在存管業務中的責任,強調銀行不對借貸行為保證、擔保,不承擔借貸違約責任等等,從源頭上打消銀行的種種顧慮。隨著指引的落地,下一步將會有更多商業銀行推進網貸資金存管業務,網貸資金存管的困局將有望打破。

      《存管指引》發布后,部分中小銀行開始主動和優質平臺尋求存管合作,大大加速了銀行存管的上線速度,但是又衍生了新的問題,在網貸平臺對接銀行存管的過程中,又產生了新的問題,“大限臨近,存管費用水漲船高”。

      上市公司會放棄網貸嗎?

      人人聚財創始人許建文在接受《經濟參考報》采訪時表示,“一般每年動輒百萬、甚至上千萬。例如,‘龍存管’項目,包括存管年費、技術對接費、通道費、維護費等在內,費用為150萬元每年”。

      高昂的價格同樣也是上市公司需要認真考慮的,目前大多數網貸平臺還處于虧損和微盈利狀態,若上市公司為其控股的網貸平臺花大價錢接入存管,而短期內網貸平臺“反哺”上市公司的可能性總體不大,對于上市公司來說得不償失。

      “不排除上市公司會有壯士斷腕的可能,砍掉網貸業務或許也是及時止損。”王雨認為,“現在對接網貸平臺在時間上可能也來不及了”。

      盈燦咨詢高級分析師王海梅曾對野馬財經表示,“網貸平臺接入銀行存管的過程十分復雜,具體接入的時間和平臺的技術和體量都有很大關系,一般來說從銀行存管簽約到上線短則幾個月、長則一年。”

      距離網貸整改大限已不足三個月,上市公司控股的網貸平臺會選擇繼續和時間賽跑,還是自然死亡呢?8月見。


      標簽:

      投稿人:admin
      在線客服
      秒速赛车稳赚玩法 香港管家婆免费码报 排列5历年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号码 pk10牛牛是官方开奖吗 qq刮刮乐时效小喇叭 江苏e球彩足球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平台 2人斗地主牌局破解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走势图百度 福建快3福利彩下载 大乐透97期蓝球 151期红心水论坛 中国竞彩网手机版本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下载 20开乐彩开奖号码